配资天眼官网 身心灵,薅上裸辞去大理的人

发布日期:2024-07-08 21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56

威迈斯融资融券信息显示,融资方面,当日融资买入385.62万元,融资偿还308.99万元,融资净买入76.63万元。融券方面,融券卖出3773.0股,融券偿还700.0股,融券余量15.44万股,融券余额489.22万元。融资融券余额5057.27万元。近5日融资融券数据一览见下表:

撰文 | 孙 玥

编辑 | 龚 正

前几年,数字游民在国内火了。一些年轻人告别两点一线,纷纷奔赴大理、清迈、巴厘岛,一边线上办公,一边寻找“诗与远方”。

然而,数字游民并不好当。迷茫、焦虑,缺钱,三重苦不以时空变化而消失。一些数字游民,因而遁入“身心灵”修炼,一个包括了心理情感咨询、冥想、瑜伽、音疗等广泛疗愈内容的新兴集合体,希望求得心灵出路。但怎奈在这个新世界里,有真心免费来帮你的人,也有些人瞄准了数字游民的钱包。

#01

想要自由的数字游民,躺在了音疗床上

平躺在水床上,灵性的器乐声从床底下震动传来,疗愈效果不好说,但确实让人久久难以平静。

在一家位于印尼巴厘岛乌布地区(Ubad)、金字塔外形的网红音疗馆,28岁的深圳女生Romy,收获了“最离谱”的身心灵体验——形式过于花哨,没有实际疗愈效果,共花费50美元。

图|乌布水床音疗

留学美国的Romy,毕业后进入纽约一家建筑公司工作。因遇疫情,公司改为长期居家办公,她逮住机会开启了游历全世界的“数字游民”生活。

第一站是海南陵水。在那里,摆脱坐班模式的她第一次知道,“瑜伽可以做两个小时,而不是仅对着视频跟做十分钟”,由此对瑜伽产生了认知转变,开始深入学习庞大的瑜伽哲学。

2023年,Romy来到了第二站——全球数字游民大本营巴厘岛。一次她去到当地最著名的瑜伽馆,慕名上了一堂印度知名大师的瑜伽课,学员中也有许多平时并没有打坐经验的人。

大家闭眼围坐,手拉手让能量贯通。课程进行到后半场,有半数人情不自禁地当场哭了起来,还有人大笑,尖叫。

乍一看仿佛《周处除三害》中的电影情节,但上课的大师并未洗脑和煽情,只是教给了学员一点呼吸方法,就将学员平日压抑的负面情绪自然释放。

在巴厘岛做数字游民,Romy时而会感叹身心灵市场的内卷。

五花八门的身心灵课程内容,如多重维度量子疗愈、量子力学帮你回忆前世、查克拉疗愈等,十分考验从业者的策划创意,而且课程广告里都不标价。

图|巴厘岛知名瑜伽大师课现场

外界对于数字游民聚集地的身心灵行业看法,并不是同一色调,有不少人对相关从业者持有刻板印象:“多少有点毛病”,“牛鬼蛇神”,“敬而远之”。

Romy虽然对某些网红身心灵项目有微词,但她觉得,确实通过瑜伽、冥想打坐,改变了整个生活与思维方式,包括后来创业上取得的成功,她也认为跟修行有着紧密联系。

本来谁可能都会羡慕Romy。从纽约来巴厘岛,活照干、钱照拿,不用坐班,比裸辞的人幸福多了。但Romy却说,数字游民还是有烦恼的。

比如跨时区处理工作,需要极度自律,从晚上熬到半夜。最重要的是,建筑设计工作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,但只有数字游民自己知道,远程线上办公模式看不到晋升前景,工资也几乎不可能调涨,前途渺茫。

Romy认为,身心灵练习帮她很好地控制了内耗,虽然焦虑偶尔还会冒出,但整个人精神状态平和了许多。

借助巴厘岛这个身心灵能量场,2024年初,她开始尝试把跨境电商当作副业发展,运气比较好,三个月内副业收入就远超正职,于是直接辞职,自己当起了老板。

此前,她给自己的定位是“纯辣妹”,人生观是“花花世界,喝酒、派对,绝对比打坐更有趣”。打开身心灵大门后,她把自己的社媒名称改成“辣妹居士”,“‘自诩’是一个认真修行的人”。

像Romy这种,是将身心灵用于了自我成长,还有一些爱好者,是把学到的知识用于疗愈他人,完成了身心灵体验者到从业者的角色转变。

2017年还是一名飞行员的晓邑,因疫情时期全球航空业不景气,转到某大学攻读人类学研究生。2022年,他去大理做毕业论文的田野调查,论文题目是“为何逃离北上广”。

后来题目被毙,继专业选择后,晓邑第二次陷入对人生路径的自我怀疑之中,于是在大理尝试了整套身心灵探索工具,从心理咨询、人生教练,到占星、塔罗、欧卡(OH Cards,一种心理学游戏)。

这些身心灵工具,帮助晓邑对自己的性格作出一番剖析,并匹配到对应的偏好职业。最后尝到甜头的晓邑,也开始尝试全职做起了人生教练。

人生教练(Life Coach)跟数字游民(Digital Nomad)一样是舶来品,在国内属新兴职业,主要是疗愈需求者的亚健康心理状态,但不会像心理咨询一样为来访者处理创伤。

从飞行员跨行人生教练,晓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志业。

目前他初步实现了变现,咨询费首次100元/小时,后续6次咨询套餐价1200元。更难得的是工作提供了情绪价值,“一边做老师,一边也在疗愈自己”。

#02

投机者进入身心灵市场,掀起乱象

被身心灵吸引的人,大多存在自身的疑惑、缺口或创伤;而漂泊异乡的数字游民更容易对未来缺少掌控感,诉诸外部的心理安慰媒介。

两个群体间的重合度,吸引到很多人以数字游民为目标,做起了生意。

其中,最具行动力的,首先是投机者。

在气功、瑜伽的梵文经典著作中,那些看似玄幻的事迹,已无法去证实或证伪。同理,江湖骗子一句慧根不够,便轻而易举将一心求知的学员发配至“真谛”的边疆。触不到的“法门”,等于收不完的课时费。

简言之,在投机者看来,身心灵赛道的终点,是个培训产业。

2023年的“学霸猫”事件,堪称是最轰动的身心灵诈骗代表事件。毕业于浙江大学社会学系的网红博主“学霸猫”,以身心灵课程为幌子,诱导学员通过 “氪金”来成为“贵妇”,手段之一是蛊惑别人给自己打钱,以清理内心对金钱的恐惧,实现大量金钱和能量的流动。

后果可想而知。众多追求心灵平静和财富自由的学员被拉入泥潭,有人负债高达百万,无力偿还。有网友指出,学霸猫骗局的关键,在于选择了身心灵作为载体,并将目标锁定在女性群体上。

对于身心灵授课乱象,Romy认为,“如果只是提供一个服务,标明价格,愿者付费,这种其实还好。但如果是假大师,先抓住别人心灵上的弱点,然后给你高价卖课,又教你一些有的没的,这种就比较可恶了。”

图|巴厘岛瑜伽馆门口张贴的身心灵课程广告

在泛身心灵领域,即便是听来最靠谱的心理咨询行业,其实在国内也尚未实现规范化。

大理数字游民社区“友易”的联合创始人Hector,刚接触身心灵领域时,曾花3万元报过北京一个心理咨询。

咨询师号称能帮他指明人生方向,开发潜力。不过,3万元花了,咨询师实际却连完整的回答都给不出,只会说“你用太多大脑了”。

Hector告诉《真故研究室》,3万元还是便宜的,还有标价到5万、10万甚至100万元的价格,但有效内容有多少,不得而知。

2017年,国家取消心理咨询师全国统一资格认证后,业内已没有权威的证书,也没有健全的行业法规和条款。

但广大消费群体可能并不掌握这个信息。在商家利益驱动下,各种身心灵培训,收费高昂,不少仍宣称可以拿到相关证书。

某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心理学专业的身心灵网红博主,常年开设情感咨询师培训课,单人费用9800元。30节的线上课时,涵盖从理论到模拟咨询。

课程介绍就宣称,一个月培训结束后,学员可拿到由职业教育培训中心颁发的心理咨询师证书,成为下一个持证上岗的身心灵IP。但目前,该证书查询官网因未完成工信部备案,已经无法访问。

其实,国内各大高校都有面向社会的心理咨询培训营,正念、瑜伽等身心灵范畴课目也是层出不穷。学费从几千至上万元,但只提供培训证书,没有学历学位证。

比如北师大是全国心理学专业Top级高校,其最热门的应用心理专硕学费高达19.8万元。北师大也设有心理咨询培训项目,不用考试,交14.8万元学费就能得到心理咨询技能的高校背书。报名门槛只有两条:本科及以上学历;无犯罪记录。

对于行业各种不完善,作为从业者,晓邑认为低入行门槛对新兴行业来说反而是崛起的机会,且泛身心灵的从业技能其实更看重实践,“对于有志从事助人行业、愿意认真对待的人是利大于弊的”。

但站在消费者立场,这可能意味着要拿自己和钱包做实验。

#03

身心灵的真身,并不玄乎

虽然有投机者,但身心灵行业也并非全是骗子,当中并不排斥正常且合理的商业诉求。

近年来,在安吉、万宁、大理等国内数字游民聚集地,许多住宿商家眼见赛道火热,也积极向“身心灵”服务转型。

在大理古城开酒店的高雯,最近就把店名改成了“养生酒店”,准备引入一些禅修类的身心灵项目。

“前段时间总有顾客问店里有没有冥想,刚好朋友体验过上海酒店的免费颂钵音疗,说效果还挺好的,我也打算加入,正巧认识的疗愈师也在大理。”

对此趋势,大理CYC链岛社区前代理主理人牛油认为,大理的住宿市场已经过饱,商家们必须想方设法打出特色差异化。向身心灵赛道靠拢,是老板们夹缝求生的本能反应,无可厚非。

区别于普通民宿,除为浪迹天涯的青年们提供基本生活设施外,数字游民社区的关键词是共识和社交,经常举办大家感兴趣的各领域分享会,大部分参加费是免费或随喜。其中,身心灵成为近年最受欢迎的内容之一。

友易是大理身心灵标签最明显的游民社区之一。Hector、可可等三位创始人曾在上海的身心灵社群共同生活了6年,2023年3月,他们来到大理这一新的文化土壤,建立社区,传播“互帮互助,共建温暖人际关系”的生活理念。

友易的身心灵活动,多少带有创始人的基因。

创始人可可主办的招牌活动“借茶观心”,据说可以通过一杯茶,读取到泡茶者当下的状态或卡点,活动费随喜。

可可介绍,她从前在上海做个案和咨询,一个月收入20万。作为对比,她在友易举办的“个案级别”的身心灵活动,每人收费399元,“还提供更多干货”。

如此做公益活动的根本目的,是借由有趣的身心灵活动,把人们的好奇心转化为切身体验,建立更深层的人际关系,以更好传播社区理念。

图|友易社区的分享会

绝大多数人来大理,是奔着找寻人生方向,以及舒缓个人情感的核心需求。需求决定市场,更多大理社区向身心灵靠拢,已是确定的趋势。

素方舟是大理一家素食主题的数字游民社区。2023年3月,社区成员发起了“素方舟未来空间”项目。他们的活动主打生活中的身心灵,如静心晨运,自制巧克力等,希望让游民们在过程中体验静心做事、保持觉知的道理,“在任何日常生活中,无时无刻不在修。”

图|素方舟未来空间的院子里,不定期会有与疗愈、舞动相关的体验

在这个社区内,还有另一个实验项目,名叫“大理自给自足实验室”,所做的活动内容更加兼容,从种地,到数字加密技术、区块链领域的分享。

在发起人唐冠华看来,“学习和了解不同领域的知识挺重要的,是为了避免被分化,是指向未来的一种自我要求。”

本质上,数字游民社区的底层逻辑都是相似的——在可持续运营的情况下,与成员探索一种去城市化的生活方式。

但在渴望打造理想国的大理社区之间,大家的意见其实并不统一。有人认可身心灵的产业化运作,有人并不想成为商人。

Hector观察到,最近一年多以来,大理很多社区难以为继,最终落得诉诸于传统的公司责任制,或解散跑路两种结局。也有CYC、NCC等社区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,开始走上商业化转型的阵痛期。

“构建理想社区模型,就像灵性和物质的平衡一样,既要有理想国的心怀,又能在商业上做出一些必要的服务或产品,最终才能跑顺。”Hector说。

近期友易正在扩建院子,招收衣食住行各类商家入驻社区。对于那些认可社区理念并且愿意为之付出的成员,会优先给到后续楼的投资权。Hector说,这在大理相当于一种收益稳定的期权。“未来我们也会考虑形成一套成熟的身心灵文化包装模式,向民宿等业态提供相关服务。”

回溯历史,在云南、海南、清迈、巴厘岛等全球精选“能量场”,身心灵人士与数字游民两股势力先后入驻,而后开始了交织共生的化学反应,催熟当地社群文化以及身心灵产业。

在这个情绪价值等于商业价值的时代配资天眼官网,商人和游民来来走走,身心灵一词的定义也在随着时代发展不断被刷新。